如何用《我的世界》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如何用《我的世界》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我的世界 游戏资讯 第1张

本文由《腾讯互娱社会价值研究》整编自斯图尔特·邓肯TED演讲“我是如何用《我的世界》这款游戏来帮助自闭症儿童的”。

编者按:从全球范围来看,近年来游戏前所未有地融入到儿童和青少年的生活中。CNNIC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1.91亿,占青少年网民的66.5%。

而在美国,97%的儿童与青少年每天至少玩一小时游戏。尽管目前已有大量研究证明,适度游戏能够促进儿童和青少年认知发展、提升学习动机、调动正面情绪、提升社交能力,但对于家长而言,如何引导孩子健康有益地使用游戏,让游戏真正发挥促进孩子发展、增进亲子关系的作用,仍然是一大难题。

本期中,我们收录了三位家长的故事——他们的孩子都是资深玩家,他们和所有家长一样担心游戏对孩子的影响,但他们在引导孩子游戏方面却有着独到的看法和经验。

如何用《我的世界》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我的世界 游戏资讯 第2张

我叫斯图尔特·邓肯,但实际在网络上,我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自闭症之父”。这就是我在网上的形象。我知道很难把我本人和网上那个形象联系起来。

今天我要谈的一款游戏叫“我的世界(Minecraft)”。这是我在这款游戏中的形象。如果你对这款游戏不太了解,这没关系。它只是我用来满足特定需要的平台,而我今天想讲的内容是具有普遍性的。

大约四年前,我创建了一个Minecraft服务器,专为自闭症儿童及其家人提供帮助,因此,我称之为“自闭创世神”(Autcraft)。自此,我们的事迹出现在了世界各地的新闻报道、电视、广播以及杂志上。Buzzfeed(美国新闻网站)称我们创建的平台是“互联网上的乐土”之一。

有一篇屡获殊荣的研究论文就是以我们这个项目为主题的,叫《“我的世界”--电脑辅助技术帮助自闭症儿童》。这标题听起来有点绕口,但我想你们能猜到这篇论文的大意了。所以,我想谈谈这篇论文,以及论文中探讨的问题。但在此之前,我先来讲些背景信息——关于Atucraft这个服务器是如何建立的。

如何用《我的世界》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我的世界 游戏资讯 第3张

《“我的世界”--电脑辅助技术帮助自闭症儿童》摘要段落

2013年的时候,“我的世界”风靡网络,无论儿童还是成人,当然也不管有没有自闭症,大家都在玩。不过,自闭症是一件需要重视的事。我在社交平台上看见一些自闭症儿童的父母联系有类似遭遇的父母,询问他们的孩子是否可以在一起玩,因为当他们的孩子在公共服务器上玩游戏时,他们总会遇到欺凌者和恶意的人。因为如果你患有自闭症的话,有的时候你的行为会有一点点反常,有的时候甚至完全异于其他人。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霸凌者来说,仅仅一点点不同就足够使你成为他的下一个欺凌对象。因此,网上那些心怀恶意的人,会在游戏中蓄意破坏这些自闭症儿童努力搭建的东西,偷窃他们的道具,甚至一次次攻击杀害他们游戏中的形象,让这些自闭症患者无法继续玩下去。

但最糟糕、最伤人的是,这些网络上的霸凌者会告诉这些自闭症儿童,他们是被抛弃的、有缺陷的、或是弱智的人。这些人甚至对那些年仅六岁的孩子说,这个社会厌恶他们,他们的父母永远不会爱一个残缺的孩子,因此他们应该自我了断生命。

可想而知,这些自闭症儿童会十分生气、伤心地退出服务器。他们会砸坏键盘,甚至直接说厌恶自己,而他们的父母对此却无能为力。

于是,我决定试着帮助这些孩子和家庭。我也有过自闭症,我的长子也患有自闭症,而我的孩子和我非常喜欢玩《我的世界》这个游戏。所以,我得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一状况。

于是,我自己建立了一个“我的世界”服务器,然后我花了点时间,建了一个有道路穿过的小村庄、一个巨大的欢迎标志和一个山顶上的城堡,使它变得更吸引人。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我有一个白名单,只有得到我的允许,玩家才能加入。

因此我尽可能地监督服务器的运营使用,以确保没有恶性事件发生。这就是我的初衷,也是我的承诺:确保孩子的安全,于是他们就可以尽情享受游戏的欢乐了。

如何用《我的世界》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我的世界 游戏资讯 第4张

AutCraft服务器

当我建成这个服务器时,我在Facebook上向好友发了一条信息,并没有对所有人公开。因为我想试运营一下,看看大家对它有没有兴趣,以及到底有没有用。结果我发现,我彻底低估了大家对它的需要程度,因为仅在两天之内,我就收到了750封申请加入的邮件。而我在Facebook上的好友都没有750个。

八天之内,我就升级了主机程序包八次,从最普通的主机包升级成最昂贵的那种;而如今,差不多四年后,我的白名单上有8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

但是,我今天站在这里演讲的目的并不是告诉大家我给孩子提供了一个安全的游戏环境。我想谈的是一件发生在他们游戏过程中的事。我开始倾听家长们的意见,他们说自己的孩子在服务器上学习读写。

起初,这些孩子只是像大多数孩子一样按发音拼单词,但由于他们身处Autcraft社区之中,当他们看到其他人能准确地拼出一样的单词,自己也就学会了。家长们还告诉我他们沉默寡言的孩子开始讲话了。虽然他们只聊“我的世界”,但这也是讲话啊。

如何用《我的世界》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我的世界 游戏资讯 第5张

孩子们在游戏中拼写的单词

有些孩子第一次在学校交到了朋友。有些则开始与他人分享,甚至送给其他人东西。这真的很棒。每一位单亲家庭的父母都告诉我说,这都是Autcraft的功劳,多亏了我所做的一切。

不过,为什么会促成这种改变呢?为什么一个视频游戏服务器能带来如此巨大的改变?这个问题得回到我刚刚提过的那篇论文。在这篇论文中,作者谈到了我在创建这个服务器时所参考的一些理念,在我看来,这些理念可以帮助用户成为最好的自己。

拿交流举个例子。对于自闭症儿童来说,交流是很困难的。对于患有自闭症的成年人而言也不例外。但我认为,这些孩子不该因此被处罚,我们应该坚持努力与他们对话。每次孩子们在服务器上吵架了,十有八九都是因为一些在家或学校发生的事。比如有一只宠物死了。或者有时候只是因为两个孩子之间的相互误解。

其中一个孩子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时我们就会伸出援手。我们总是对服务器上的孩子们说,我们没有生气,他们也不会有麻烦。我们只是想帮帮他们。这体现了我们不仅关心他们,而且我们尊重他们,愿意倾听他们的想法。尊重对他们十分有益。此外,尊重还传递给他们一个信念:他们未来会完全具备独立处理这些问题的能力,甚至会通过沟通完全避免这些问题。

在大多数游戏服务器上,孩子们及其他玩家获得多少奖励都是看他们在竞赛中表现如何,对吧?你在游戏中表现得越好,奖励越丰厚。这种奖励模式是自动的,是通过程序设置的。但在Autcraft上,我们不是这样做的。我们设置了“每周玩家之星”和“CBAs”,"CBAs"就是“表现杰出玩家”的缩写。

我们的积分奖励是基于玩家展现的品质,例如对他人友善的玩家会达到“好帮手”等级,乐于助人的玩家则是“少年小帮手”,而成年玩家则可以得到“高级助手”的称号。例如,人们通过他们的称号,就能知道自己能获得什么,以及如何获得。只要玩家在服务器上注册,他们就知道自己的积分奖励是根据他们的人格确定的,而不是他们的水平。

游戏中最高级别的奖励是“自闭症之父的宝剑”,这是根据我来命名的,因为我是服务器的创始人。这把剑拥有非凡的能力,除非你全身心地为Autcraft整个团体奉献,否则不可能得到这个奖励。而这种奉献的热情和善良是你人格中最重要的特质。事实上,已经有很多玩家获得宝剑奖励了。我认为,如果我们对服务器进行监督,确保没有恶性事件发生,那我们也不能对那些正能量视而不见,我们也得予以奖励。

我们一直努力,确保每一位玩家,甚至我,都处于平等地位。但我们知道,不同孩子得用不同的方式对待。有些玩家很容易变得暴躁生气。有些除了自闭症以外,还在与其他一些疾病作斗争,例如强迫症或图雷特综合症等。

因此,我有一个特殊的本领,就是能记住所有玩家。我记得第一天和他们的谈话,记得谈话的内容,记得他们搭建的东西。所以,每当他们有遇到困难向我求助时,我会根据我对他们的了解回答得更加个性化。对于其他管理员和助手来说,我们会记录下每一个细节,因而无论对话的内容是积极的、消极的还是令人担忧的,都会被记录下来,因此我们都会知情。

我想谈谈一位这样的玩家的案例。他加入Autcraft才不久,但有时在聊天过程中,他会突然发一连串的破折号,就像屏幕上出现了一长串的破折号。过了一会儿,他又会这样做。其他玩家让他不要这样做,他说“好的”。可是过会儿,他又这样做了。这让其他玩家觉得很烦。他们让我给他设置禁言模式,或者因为他违反规则惩罚他,但我知道,他行为背后一定有特殊的原因。

因此,我向他的阿姨寻求帮助,她是这位孩子的联系人。他阿姨解释道,这位孩子有一只眼睛失明,而另外一只眼睛的视力也在不断衰退,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把聊天文本划分成一块一块的,这样看起来更轻松,这种做法非常机智。

如何用《我的世界》来帮助自闭症儿童? 我的世界 游戏资讯 第6张

孩子的一次“异常”行为促成了我们的改进

因此当天晚上,我和一位写代码的朋友讨论了这个问题,我们给服务器开发了一种全新的插件,这种插件能使每一位用户,当然也包括那位孩子,只需按一下command键,每一行就会立刻被破折号分开。

此外,他们也可以设置成星号、空行,或者其他任何他们想要的分行方式,只要是他们喜欢的都可以。我们甚至还做了一点小修改,突出显示聊天中提到的人名,这样如果有人提到你,就能一眼看见。这仅仅是其中的一个例子,从此可见,一点点小改进,就能帮助每个人处于平等地位,即使你只为某一个人做了一点点。

更重要的一点是,让孩子不再感到恐惧。在我建立的服务器上玩的孩子们可以自由地畅享自我,因为我们相互支持、鼓励,祝贺彼此取得的每一点进步。我们都知道被抛弃是什么感觉,仅仅因为存在就被人厌恶是什么感觉,所以,当我们相聚在服务器上时,我们无所畏惧。大概在服务器建成的头两年中,我平均每周都和两个有自杀倾向的孩子谈心。不过,他们对我敞开心扉仅是因为我让他们有安全感。他们觉得我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谈心的人。

因此,我猜想我的经验是:无论你管理的是一个慈善组织,还是其他什么组织,无论你是一名老师,治疗医师,还是一名含辛茹苦的家长,还是像我一样是一名自闭症患者,无论你是谁,你都必须要帮助这些孩子远离恐惧,这是其他一切行动的前提。

因为除非他们有安全感,不再害怕,否则对他们来说,其他任何事都有一种强迫感。这就是为什么积极强化总是比其他任何惩罚都要好。当他们有安全感,心情愉悦,他们就愿意学习。这是自然而然的,他们都不需要努力尝试。在Autcraft上的孩子是用这些词来描述这个服务器的,如safe(安全)、friends(朋友)。

在Autcraft上的孩子是用这些词来描述这个服务器

我希望你们能从演讲中明白,无论其他人在生活中经历着什么,无论他们是在学校或在家被欺负,无论是被质疑性取向、甚至是性别,这些在自闭症患者中时常发生,也无论他们是觉得孤单还是想自杀,你得在生活中帮助他们,让他们觉得你值得信任,愿意对你敞开心扉。在与你谈这些话题的时候,得确保他们有十足的安全感。

如果你想结识一群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他们有时会表现出反社会的举动,缺乏共情心。如果你愿意见证他们共同建设一个你所见过的最热情、友好、慷慨的社区,让它成为网络上人人眼中的那片净土,他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我见证着,我每天都身处这片净土。

但他们仍有一些阻碍需要克服,如果有人愿意伸出援手,如果有人能帮助他们认识到,他们唯一需要畏惧的东西就是自我怀疑。那么,我恳求你们成为这样的人,去帮助他们,因为对他们这些患有自闭症的孩子而言,这意味着一切。

(本文整编自斯图尔特·邓肯TED演讲“我是如何用《我的世界》这款游戏来帮助自闭症儿童的”,演讲视频参见:https://dwz.cn/jm3vB1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