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还有一些仍在尝试做Apple Watch游戏的开发者。

译/安德鲁&海鸽

还记得Apple Watch刚发售的时候,大家对手表游戏的畅想吗?

4年前,苹果发布新的智能设备,很多人谈到了为之设计游戏的可能性。新的平台也吸引了不少开发者。但智能手表的硬件特性、生态毕竟不比手机。没有获得足够关注和收益之后,很多人选择了离开。

当然,4年过去,也仍然还有一些开发者在尝试不同的可能性。现在的Apple Watch还是一个适合游戏的平台吗?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1张

GamesBeat的记者采访了几位曾经或仍旧为Apple Watch做游戏的开发者,他们对此各执一词。

葡萄君编译了文章,以下为GamesBeat原文(略有删节),原题为Apple Watch game developers see hope and heartbreak on platform’s future

距离第一代Apple Watch发售已经过去了4年。手表平台的游戏正在不断进步,持续地拔高技术以及游戏设计的极限。尽管如此,对Apple Watch平台的游戏前景,关于“这是不是一个适合游戏的平台”,游戏开发者们依然各执一词。

一切的开始

“表盘上的游戏”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Apple Watch于2015年发布之时就有许多开发者尝试在手表上运行游戏。但在那时,游戏的运行都是在iPhone上面完成的。通过特殊的软件,iPhone完成了游戏程序的运算,然后将数据传输到手表上显示出来。虽然整个过程相当复杂和缓慢,依然有开发者们愿意在这个全新的平台上设计游戏。

Will Luton就是他们中的一员。Luton和他的朋友Paul Virapen建立了WearGa工作室,主要为当时相当流行的Pebble智能手表设计游戏。两人最早期的作品之一是一款名为《像素矿工》的放置类游戏,成本5000美元。这款游戏一经推出就获得了玩家们的好评,成为了Pebble Watch平台最受用户喜爱的游戏,也是第4受欢迎的手表app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2张

Luton回忆说,“有一段时间,超过十分之一的Pebble手表安装了《像素矿工》。这款游戏的成功告诉我们,我们抓到了在只能手表上做游戏的精髓。随后,我们将产品的重心转移到了Apple Watch上。苹果提前让我们接触了第一代Apple Watch,然后我们为它专门设计了《Cupcake Dungeon》,跟Apple Watch正式发售的日期同步。”

这款游戏被推荐上了Apple Watch App Store的首页。但问题是,当时手表的App Store是iPhone的一部分。随之而来的,是《Cupcake Dungeon》的溃败。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3张

“那天大概只有300份下载,”Luton说,“手表app store的入口实在是太隐蔽了。”

这款游戏的成绩实在惨不忍睹,让两个人投入的时间、资金全都白费了,也最终导致工作室解散。这次尝试的失败给了Luton一个坚定的想法:Apple Watch不适合做游戏。

“我认为Apple Watch上从来就没有成功的app范例。”Luton说,“人们不会把app放在他们的智能手表上,也不知道怎样做,这和手机完全不同。”

Luton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关注过Apple Watch的后续了。

属于自己的App Store

2016年苹果在Apple Watch上加入了对原生软件的支持;随后最重大的更新来自于WatchOS 6。那年9月,Apple Watch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App Store。用户们能直接在手表上下载和安装应用了。

随着WatchOS 6的更新,开发者们对Apple Watch重拾了信心。这个有潜力的平台吸引了Abylight工作室。工作室的CEO Eva Gaspar和创意总监Miguel Corchero表示他们已经关注Apple Watch很久了,并一直在设想如何为它设计游戏。“在苹果宣布独立的App Store之后,我们终于下定了决心。在我们看来,WatchOS 6是一次很重大的更新。尽管Apple Watch并不是为游戏而生的,但正依然是个很适合尝试创意的平台。”

Abylight开始制作一款能够发掘Apple Watch潜能的游戏,也就是后来的《Mind Keeper: The Lurking Fear》。但制作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4张

首先,他们需要制作自己的游戏引擎。同时,Apple Watch的屏幕在交互体验上始终无法达到工作室的要求。他们在测试中意识到,手表屏幕的大小限制了常见交互方式的可行性;所以,Abylight决定用表冠来完成游戏的核心交互。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5张

Abylight的团队设计了一套自动化移动系统,然后玩家需要实时转动表冠来控制角色移动的方向。这种游戏玩法产生了一种“焦虑感”,让玩家在不断地移动的过程中快速决定移动的方向。同时,游戏物件的互动也非常直接:移动到指定区域来触发使用钥匙,打开开关,捡起物品。

Abylight是一家运营了15年的工作室,足够的产品设计经验使他们制作出了一款出色的游戏。

“Abylight已经15年了。”Gaspar说,“我们开始做游戏的时候,硬件的尺寸比现在的Apple Watch还要小,也没有这么智能。”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6张

根据这两位开发者的说法,游戏表现得好,以至于很多人看到游戏的预告片的时候,还以为是假的、夸大了效果的。

支持与质疑

Abylight不是唯一一家试图挑战Apple Watch平台极限的工作室。John Passfield是一位资深游戏制作人,而他的目标是将街机游戏带到Apple Watch上。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7张

Passfield的第一款产品《Snappy Word》与Apple Watch同步发售,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最近,他正在制作了多款包含经典街机元素的表盘游戏。《Kepler Attack》致敬了经典街机游戏《Gyruss》,制作《Star Warp》的灵感来自于由日本南梦宫设计的街机游戏《Galaxian》。《Asteroids Commando》则是一款基于《Asteroids》的表盘游戏。

因为这些游戏的成功,Passfield能够继续开发基于Apple Watch的游戏。他希望,完全独立的手表App Store能带来更多的关注度:“我认为,撑过了那段艰难时期的开发者们,开始看到希望了。这个开发生态会不断发展,最终让基于手表的软件开发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产业。”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8张

尽管Passfield对手表游戏产业的未来感到乐观,行业内依然有许多质疑的声音。Mars Jokela是3 Minute Games工作室的主创设计师。他设计的游戏《生命线》登陆Apple Watch平台后获得了巨大成功;有着上百万的下载量的同时,工作室还为《生命线》推出了多部续集。

给Apple Watch做游戏的人们怎么样了 Apple Watch 游戏资讯 第9张

虽然做出了成功的游戏,Jokela并不认为Apple Watch的生态已经成熟到了能够独立支持软件开发的程度。

“我真的很爱Apple Watch。在它发售的时候,我对它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我逐渐发现我用的最多的功能是查看消息,健身计步,和Apple Pay。我认为,第三方软件在手表上的用户粘性很低。智能手表能够使我现有的工作流程变得更高效,但无法承担更复杂的任务了。我觉得许多用户跟我的想法是一致的。”

“合适的软件从iOS向手表端整合是有益的,但我不认为完全独立存在于Apple Watch的应用能发展下去。假设我们现在尝试为Apple Watch开发一款软件,哪怕它的功能与手表完美契合,它后续的市场发展依然会困难重重。老实说,我连试都不会试。”Jokela继续说道。

表盘上的游戏

尽管,许多开发者在早期离开了Apple Watch平台,依然有开发者们坚信它的未来一片光明。Passfield, Seele Games和Abylight Studios这些开发者、工作室都是如此。

基于Apple Watch的游戏因为其体积小,简单好上手的特点,能够让玩家们随时随地享受游戏的乐趣。Abylight的总监Corchero认为这种“即时性”是Apple Watch游戏的最大卖点。他说道,“如果你玩一款手机游戏,你启动游戏之后得先更新,要联网,做每日任务,花钱内购,要么就是看广告...太复杂了。假如你正在等公交车,然后有两分钟的空闲时间,你会怎么做?抬起手腕,打开游戏,然后...没有然后了。立刻开始玩——简单的很,没有那些有的没的。”

“我坚信手表是一个独立的游戏平台。现在我们做的都是表面,未来将会有更多机会去完善和建造这个平台。”

Passfield的想法与Corchero相似,他表示 “如果你想要赚大钱,或是创造更复杂的游戏体验,那PC、主机和手机是更好的选择。但手表上那些简单有趣的游戏也有存在的价值。世界上有几千万块智能手表,我觉得总有人会像我们一样享受随时随地玩一局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