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文春对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后续报道!

周刊文春对“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此前被控诉未支付加班费以及超长时间工作等纠纷”这一问题进行了后续报道

MADHOUSE对应之前说的“工作方法的改革”,引入了网页用的考勤系统,每个月的TIME CARD可由员工填写并进行申请(工作按照这个TIME CARD来安排),导入这个系统的时候有说明每个月的总工作时间不超过250小时,关于休息时间、待机时间也可以做上标记。但根据实际的制作情况,工作的时间是会超过250小时的。

周刊文春对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后续报道! MADHOUSE ACG资讯 第1张

虽然有划分工作时间、休息时间、待机时间,A先生(事件中心,MADHOUSE的制作进行)在使用后才发觉,公司方面认为没有工作的时间、待机的时间算做了休息时间,不算在“总工作时间”内。对于制作进行这样性质的工作来说,“待机时间”会发生在各种工序上,不仅是A先生一个人是这样的,其他社员也是如此。比如在社内等待演出或作监对L/O或原画的检查,在家门前等待原画工作的完成。而在这种情况下,是处于如果接到了上司的电话,还要做出应对的状态,想回去但回不去是家常便饭。

A先生先前申报了393小时的工作TIME CARD,也就是在回家的路上晕倒被送到医院的那个月的申报。但是,因为超出了法定规定,被上级制作人给打了回来。如果超过了日本国家规定在劳动时间外加班的80至100小时,可能将引发公司方面的责任问题。而当时,A先生还只是短期雇佣的员工,如果不按照上级的指示恐怕会被开除,所以在再次申报中修改了具体时间的计算,将393小时调整为规定的250小时稍微少一点的249小时。这时主任制作人表示,“超过300小时倒下的人,实际上只有249小时,会被人认为是忖度,就这样不好吧”,于是最后调整为293小时,上级也通过了申请,算是默认了这种“忖度”。

周刊文春对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后续报道! MADHOUSE ACG资讯 第2张
周刊文春对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后续报道! MADHOUSE ACG资讯 第3张

事实上,在A先生倒下的2周前,董事的管理本部长曾向包括A先生的多名职员发送邮件称“不要提交越过300小时的申报”,在之后的团体谈判中,A先生曾问该管理者“为什么要发送这样的邮件”,管理者回复称“为了情操的教育,不谈梦想难以共同前进”“我们也想要支持你”“希望年轻人有梦想”这样意义不明的回答,但没有提出实质性的改革方案。

黑企业被害对策律师团代表佐佐木亮解说了“休息时间”与“待机时间”的差别。“休息时间”指的是劳动者完全从工作中解放出来,做什么都可以的状态,没有接工作方面的电话的必要。如果是上述的“等待性质的工作”,是不算成“休息时间”,可以说是在公司的指挥要求下,这种情况,应该是要产生报酬的。

过去的关于劳动的事件中,最常见的是运输业和出租车司机的相关问题。为了等待货物、为了等候客人的时间也算是工作时间,因为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工作的需求。如果是发生什么就要处理的情况下,暂时的小睡也是算在劳动时间里的,比如一人体制的大楼保安。

MADHOUSE方面,最初主张“什么都没有工作的时候算作休息时间,接到电话开始算成工作时间”,不过在谈判后接受了待机时间的劳动时间性,但是还是以“最后申报并被认可的时间”为准,同意支付未支付的加班费,但是此前未申报的、拒绝支付包含待机时间在内的加班费。

目前,相关方面与MADHOUSE进行了2次谈判,不过据A先生称,MADHOUSE依然不正正直直地面对这次的问题,令他失望,同时不仅否定了过少申报以及产生的未支付加班费的相关责任,而且关于“长时间劳动的改善方案”也有所抗拒。之后A先生等人还将继续谈判。

周刊文春对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后续报道! MADHOUSE ACG资讯 第4张